听新闻
放大镜
90后男子不堪网贷压力自杀,检察官为何 指控他故意杀人?
2018-10-16 14:14:00  来源:连云港市连云区人民检察院

  1993年出生的刘凯与1996年出生的周琪经自由恋爱后组建了小家庭,婚后育有一子鹏鹏。虽然经济上并不宽裕,但一家三口感情不错。然而,原本平淡无奇的生活,却被一次网贷彻底搅乱,甚至被逼上了自杀的绝境……

  房间突然发生爆炸,租客一家三口受伤

  2018年1月7日上午9点多,正在家中吃饭的王红霞突然听到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连忙扔下碗筷往门外跑去。出门一看,自家三楼窗户正冒着浓烟,窗玻璃已经炸裂,屋子里面还传出了女人和孩子的哭喊声。

  见此情景,王红霞立刻想到了住在三楼的租客刘凯一家,赶忙招呼家人上去救人。冲到三楼一看,刘凯正蹲在卫生间对面的楼梯口,身上的衣服大面积烧毁,头部和手部均有烧伤,客厅天花板全部掉落,卧室里面还在着火。王红霞的丈夫赶紧扶着刘凯下楼,刘凯的妻子周琪也抱着3岁的儿子鹏鹏往楼下跑。

  王红霞拨打了119和120。经过消防官兵、王红霞家人及邻居历时40分钟的共同扑救,明火终于被扑灭了。

  经送医诊治,刘凯一家三口不同程度受伤,所幸伤势不重。

  爆炸现场发现遗书,意外还是自杀?

  通过调查发现,本次爆炸是由于王红霞家中三楼房间内煤气浓度过高而引起。本以为只是一次意外事件,但是爆炸现场发现的几份遗书却引起了调查人员的注意。

  经查,这几份遗书均出自刘凯的妻子周琪之手。

  “我精神压力大,天天都有人打电话催债,我想轻生的。但我后来考虑到孩子,又打消了这个念头。”当民警找到周琪了解情况时,周琪承认遗书确是其所写,但称并未实施自杀行为,对于所住房间为什么会发生爆炸并不知情。

  “你们的房间内为什么会有大量煤气?煤气罐为什么会出现在卫生间里?”面对民警的询问,躺在病床上的刘凯低下了头,承认了自己释放煤气自杀的事。

  不堪网贷压力大,想不开用煤气自杀

  “我之前在网上借贷款,因为利息比较高,我一直没还上,借贷公司的人天天给我和我的家人朋友打电话,催我还钱。我爸妈也因为这个事天天说我,那段时间我压力特别大。”

  据刘凯交代,其迫于生活压力,在网上办了小额借贷,还以妻子周琪的名义贷了一部分钱给朋友使用。后来,刘凯和朋友都无力偿还贷款,夫妻二人天天被借贷公司催债。

  为了不拖累周琪,刘凯主动提出和周琪离婚,并于2017年12月办理了离婚手续,但二人实际还是生活在一起。

  2018年1月6日,刘凯带着妻儿在外面吃过晚饭回到租住的地方。将儿子鹏鹏哄睡后已是晚上九点多,连日来备受催债压力折磨的刘凯心想这日子没法过了,就一个人骑着摩托车出了门。

  “我当时脑子里很乱,一直在想着怎么还钱。然后我去网吧上了一会儿网,突然想到自杀,于是就在网上搜索自杀的方法。我感觉煤气自杀没有痛苦,而且家里刚充了煤气,我就想着回家用煤气自杀算了。”

  回到家中,妻儿已经熟睡,刘凯躺在床上玩手机到深夜,然后起身打开了煤气罐的阀门……

  自杀未遂,却因故意杀人罪获刑

  第二天早上,刘凯一觉醒来,发现自己没死。妻子周琪正在一侧酣睡,儿子鹏鹏在床上玩着手机。

  “我突然又不想死了。”于是,刘凯赶紧起来关上了煤气罐阀门,把煤气罐搬到了卫生间。刚回卧室没走几步,刘凯就发现身上的衣服着火了,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就听到“嘭”的一声巨响,屋内发生了爆炸……

  “你自杀为什么要带上妻子和孩子呢?你想没想过他们也可能因为煤气中毒而死亡?”讯问室里,面对检察官的问话,刘凯眼神中流露出愧疚和懊悔。

  刘凯供述称,当时心想如果自己死了,贷款就得妻子一个人还,她自己带个孩子更不容易,不如一家三口一起死了算了,于是一时糊涂干了傻事。

  “虽然犯罪嫌疑人后期出现了部分翻供行为,对于事先充煤气的目的以及开始释放煤气的时间供述进行了变更,但对于采用释放煤气的方式实施自杀以及杀害前妻周琪、儿子鹏鹏的事实部分供述稳定,不影响对其以故意杀人罪定罪量刑。”连云港市连云区检察院承办检察官惠喆如是说。

  2018年6月13日,连云区检察院依法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刘凯提起公诉。鉴于被告人具有未遂、坦白等法定减轻、从轻情节,且认罪、悔罪,未造成重大人身伤害后果,2018年6月27日,连云区人民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判处刘凯有期徒刑三年,缓刑三年,采纳了检察机关的全部意见。

  “我很后悔,我以后会好好过日子,不会再干傻事了。”刘凯表示。

  检察官提醒:生命只有一次,失去无法重来,且行且珍惜。

  编辑:孙运芹